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 > 新闻资讯

“不冰抛,无高货”--访中国“冰抛”第一人:李明

2024/6/14    来源:广东省玉器商会    作者:广东省玉器商会  浏览次数:496

不冰抛,无高货

——访中国冰抛第一人李明

峰回路转,涅槃重生。

2020年2月,历经多次创业失败的李明,茫然地游走在平洲的玉器市场。

他曾是平洲翡翠抛光技术的领军人物。然而,时光荏苒,物是人非。李明离开这个市场太久了。曾经跟在身后的小徒弟们,如今已是平洲抛光市场的中坚力量。而他,这位昔日的老师傅,却纠结着要不要重回抛光市场分一杯羹。李明陷入了自我怀疑的漩涡:自己还有没有竞争力,连徒弟也不如吗?

然而,李明并非轻易言败之人。他决定重新出发,暗暗发誓要把手镯抛光做到极致。李明明白,翡翠抛光不仅仅是一门技术活,更是一门艺术。在抛光的世界里,他深感冷抛技术的局限。那些经过冷抛处理的翡翠,虽看起来具有光泽和美感,但总有些遗憾,总感觉“水”被困住未能化开。李明开始潜心研究,试图突破这一难题。

于是,两年后,一门新的抛光技艺就这样悄然绽放——冰抛。李明手中的冰抛技艺,仿佛赋予了翡翠手镯新的生命,让它们从沉睡中苏醒,焕发出前所未有的光彩。

抛光技术的三个阶段

时间回到1993年,那时的李明,怀揣着发财到广东的梦想,来到平洲,后拜入香港抛光师傅的门下打工,从此与抛光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他就像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,凭借着勤奋与才华,在抛光行业中崭露头角。经过20年的努力,开了自己的抛光厂,事业也小有所成,手中也积累了一些钱。

    然而,人生的道路总是充满了未知与变数。2013年,翡翠市场并不景气,李明被房地产行业的繁荣所吸引,决定离开深耕20年的抛光行业,投身到暴利的云南房地产工程。他未曾料到,这次冒险却让他遭遇了行业的调整,亏损离场,让他的梦想和信心都遭受了巨大的打击。

在经历了房地产的挫败后,李明选择回到老家,投资了一个农场。命运似乎并不眷顾他,就在他满怀希望地准备大展拳脚时,疫情的阴霾却笼罩了整个世界,让他的农场也陷入了困境。

在困境中,他听到了来自老乡和玉器行业朋友们的呼声:“你还是应该吃抛光这碗手艺饭。”

面对现实的无奈和众人的劝说,李明决定得操旧业,重新找回自己的初心和梦想。他回到了平洲,那个曾经让他辉煌过的地方。在这里,他开始了漫长的沉淀和思考,把所有的时间和心思都用在了提升抛光技术上。

李明回忆起自己与抛光的缘分,他见证了抛光行业的变迁和发展。李明介绍,刚一来广东打工就接触了玉器的抛光,最初是用大象皮抛光,后因动物保护,没有象皮销售,我们就改用羊皮来抛光。羊皮抛光有一个弊端,就是翡翠发热,容易让手镯爆裂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推出了新的抛光技术,就是目前比较流行的冷抛,冷抛是用砂纸来抛光。砂纸的粗细可以自由选择,冷抛既解决手镯发热的难题,同时也能让手镯更加靓丽。

“目前市场上的手镯抛光,大多是冷抛,”李明说:“现在市场上比较低端的手镯还有人选择用羊皮热抛光,不过大部分都选择冷抛,冷抛技术已非常成熟,占了市场的主导地位。在整个抛光行业,从业人员大都来自广西,起码占了九成以上。用热抛的从业人群主要以广西贺州人为主,冷抛从业人员主要来自广西玉林”

但李明觉得,经过冷抛处理的手镯,其内在的“水头”——那宛如翡翠灵魂的温润光泽,常常难以完全释放出来。没有将翡翠内部的“水”完全“拉”出,行业叫“困水”,使得成品色泽略显干涩、朦胧,缺乏应有的灵动与生机。

特别是在处理豆种翡翠时,这种挑战尤为明显。李明介绍,豆种翡翠,因其独特的质地,被视为抛光技艺的一大考验。

李明介绍,“困水”一直是抛光行业想解决的课题,难倒了台湾、香港、腾冲的抛光老师傅,他们经过数十年的努力,始终束手无策、无法突破,面对“困水”难题一筹莫展。

   李明深知,要想在离开近十年的抛光行业中立足,就必须不断创新和提升自己的技术,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来。于是,他开始了对冷抛技术进行深入研究和探索。

“还是要想办法,怎么把里面的“水”拉出来。”李明每天都在琢磨这个问题。他反复试验,不断调整抛光材质、抛光手法和力度,将翡翠内在的“水”充分释放出来。

破解手镯“困水”的百年难题

经过无数次的尝试和实践,2022年底,李明终于得到了突破,解决了“困水”的百年难题,并把新技术命名为“冰抛”。他独创的冰抛技术,是传统冷抛技术的升级。一句话就是,冰抛过的手镯,既把“种”抛出晶莹剔透的“冰味”,又把“困”住的水“化”开,拉出“水汪汪”的灵动。用他的话说叫“五度合一”,即冰度、水度、光度、纯度、色度的结合,让翡翠呈现出更加美丽和迷人的光泽。他这一创新让市场为之震惊,抛光行业充满了期待。

   在李明的工作室中,李明轻轻地拿起一条精致的翡翠手镯,“你看这条手镯,”李明指着手中的作品,眼中闪烁着光芒,声音里充满了自豪,“经过冰抛之后,它的种水就充分展现出来了,这个价值,这个新空间,就在这里。”他轻轻摩挲着手镯,话语中充满了对冰抛技艺的自信。

谈及冰抛的奥秘,李明娓娓道来。他回忆道,前几年冰抛刚刚面世时,加工费还只是300元一件。但随着技艺的精进和品质的提升,加工费已飙升至千元起步。他坦言:“1000元起步,你若觉得不满意,随时可以拿走,我一分钱不收。”

李明的“冰抛”技术一推出,震惊了整个行业,百年难题就被他如此轻而易举的打破?许多行家都持有怀疑的态度,同行更有保留意见。

很多客户都抱有尝试一下的心态,最初只带着一般的手镯前来冰抛,但看到成品后,他们纷纷被其惊艳的效果所打动,于是又带着更贵重的手镯再次前来。

有一位河南的客户,他一次性带来了价值不菲的手镯进行冰抛,完成后却默不作声地离开了。过了几天,他又来拿了几条手镯到了李明的工作室,显然是被手镯的升值潜力所吸引。李明透露:“和冷抛相比,经过冰抛的手镯,能增值20-50%的效果。”

经过两年的沉淀,冰抛在行业内异军突起,一枝独秀,加工费也水涨船高。从最初的几百元到现在的数千元甚至更高,价格的飙升也见证了手镯品质的不断提升。前不久,李明工作室冰抛过的一条5000多万的翡翠手镯,其加工后的效果令业内多方人士叹为观止,颠覆了行业的认知。

然而,冰抛技艺并非一蹴而就。在李明看来,每个手镯都有其独特的纹理,需要在冰抛前重新精心打磨和抛光才能展现出最佳的效果。他坦言:“有些手镯之前的抛光效果并不好,甚至可以说是毫无光泽。但经过我们重新拉磨和抛光后,它们就能焕然一新。”

李明坦言,冰抛也不象别人想得那么神秘,它不过是一种新型的抛光技术,但要能学到冰抛,就必须要扎实的冷抛技术水平,不然没有能力去做冰抛。

改变新时代抛光格局

冰抛技术,如同它的名字一般,要求匠人把翡翠打磨得清澈透明。这项技艺,目前只有李明一个人掌握。

李明曾带过的徒弟们,如今在平洲的抛光市场小有名气。然而,当谈及冰抛传承时,李明却显得尤为谨慎:“这项技艺,不仅要求拥有扎实的基本功,还需要具备天赋与悟性,才能掌握其精髓。”

去年,南京的一家公司慕名而来,开出优厚的条件,希望李明能加入他们的技术团队,将冰抛技术推向更广阔的天地。然而,李明却犹豫了。他深知这项技艺的珍贵与稀有,担心一旦过度商业化,就会失去其原有的纯粹与独特性。

在抛光市场中,李明的技艺早已口口相传,许多客户点名要求他亲自进行冰抛处理。这些客户,往往事先已对冰抛技术有所了解,他们相信,只有李明才能将他们的手镯抛光得冰清玉洁。


然而,李明也明白,随着市场不断扩大,单凭他一人之力,难以满足所有客户的需求。除了新的手镯起货要冰抛外,成品手镯才是李明冰抛的主要市场。李明说:“以前很多高货都是用热抛和冷抛的,但过去那么多年,现在看起来会有一层朦朦的感觉,如果把这些高货都能重新冰抛一下,那效果就不得了。”

李明开始思考,是否应该寻找合适的传承人,将冰抛技术传承下去。但他也清楚,寻找合适的传承人并非易事,这需要机缘与耐心,当然,李明也担心,万一冰抛技术一公开,很快就被同行抄袭和模仿,所以他正在把冰抛技术申请专利,同时也申请版权保护。

李明在深深的思考,抛光行业是玉器行业不可缺少的最关键的技术,但经过数千年的发展,其实抛光仍没被列为独立的行业,只是作为玉器行业的附庸,抛光的研究也非常少,系统的抛光培训几乎没有,都是通过在厂里打工慢慢学到相关知识,抛光技能被社会忽略。

如何才能让抛光从业人员得到社会的尊重?如何让抛光人才有系统的培养?如何才能把冰抛技术发扬光大,让行业带来更多收益?李明正在谋划成立抛光(冰抛)技术研究院(所)。他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凝聚界内专家和学者,把抛光作为一门学术来专门研究,吸引更多有志于学习抛光技术的年轻人加入其中,再选择优秀的学员传教冰抛技术,共同将这项技艺发扬光大。他相信,在未来的日子里,冰抛技术将会绽放出更加耀眼的光芒。


总策划:魏广贤

文案:陈晓双

摄影:宁培林

审核:都市山农